“币圈教主”舌战群雄 比特币涨跌全靠马斯克一句话!传销已披上虚拟数字货币伪装

时间:2021年05月18日 08:40:12 中财网
  上个周末,比特币因马斯克的表态上演过山车行情。从“币圈教主”,到最大“叛徒”,马斯克在币圈的地位一落千丈,一时间成为众矢之的。

  行情方面,市值最大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在昨夜美股时段重新跌破4.3万美元关口,美股尾盘重回4.4万美元上方,24小时内一度触及42102美元至三个月最低。市值第二大的加密货币以太坊也一度跌10%,美股尾盘重回3300美元上方。据比特币家园统计,过去24小时加密货币市场共有23.4万人爆仓,爆仓金额140亿元,最大爆仓单达9000万美元。

  昨日午后,马斯克再度就比特币发声,他在社交媒体上回复别人时说:特斯拉没有出售比特币。话音刚落,比特币价格迅速反弹,1小时暴涨2000美元。

  就在前一天,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声,被市场人士解读为他暗示特斯拉已卖出比特币。随即,比特币闪崩逾10%,市值缩水超810亿美元。其他主流加密货币均跟跌超过10%。

  昨日,新华社刊文指出,安徽省安庆市公安局日前破获一起特大网络传销案,犯罪嫌疑人炮制概念,炒作“空气币”,把传销披上数字货币“伪装”,在网络上“大行其道”。近年来全国多地类似案件频发,网络传销新动向值得警惕。

  近日,Doubleline Capital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新债王”Jeffrey Gundlach在接受雅虎财经采访时表示,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就是估值存在泡沫的市场投机典型代表。数字货币价格波动极大,源头在于“投机热潮”。比特币或许只是暂时见顶,不过在投机热潮之下,典型代表通常最后才会翻身。

  Gundlach进一步称,加密货币已经成为投机的对象,而这又一次与美国政府发放的资金有关。就像1999年一些疯狂的、没有收入的互联网公司进入市场一样。好像每个价值极高的市场,在多次轮动之后都会出现一些典例。这一次,轮到了这些加密货币。马斯克成比特币价格“晴雨表”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马斯克更是与比特币狂热者上演了多回合的口水骂战,导致比特币价格大幅下挫。

  事件起因是一位播客主持人点名马斯克,指责他支持狗狗币是在“恶搞”。对此,马斯克回应道:“像这样令人讨厌的帖子让我想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狗狗币身上。”狗狗币联合创始人Shibetoshi Nakamoto随即附和道:“你知道一个有毒的白痴会对你的货币和社区造成什么影响吗?”

  随后马斯克还与网友就比特币和狗狗币的集中度展开了争论。

  有网友指出,狗狗币在节点数量和供应分布方面都比比特币更加集中化,当持有大量仓位的“巨鲸”清盘时,其他人就会亏钱。马斯克则认为,比特币实际上更加集中化,绝大多数由少数几家大型采矿公司控制。

  随着骂战发酵,更多人加入了对马斯克的攻击,当一名用户建议,鉴于马斯克受到的待遇,他应该放弃比特币时,马斯克的回答是“确实如此”。这条回复被市场解读为,特斯拉将要清仓比特币,导致比特币价格进一步重挫。

  但很快马斯克澄清了自己的言论,在昨天晚些时候的推特中马斯克澄清特斯拉并没有出售已经持有的比特币。据Bitstamp行情,此条推文一出,比特币交易价格短线回升2000美元。


  马斯克一直是加密货币的重要支持者,在过去一年中几次帮助推高了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货币的价格。在今年2月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份文件中,特斯拉透露,它购买了价值15亿美元的比特币。该公司后来表示,本季度比特币销售净赚1.01亿美元,帮助其第一季度净利润创下历史新高。

  然而最近几周,马斯克似乎改变了立场,转而支持狗狗币,进一步推进狗狗币的开发。他的航天企业SpaceX上周宣布,将接受狗狗币作为发射“DOGE-1登月任务”的支付方式。他的态度促使一些交易公司接受狗狗币,帮助推高了这种加密货币的价格。当传销披上虚拟数字货币“伪装”

  据新华社报道,今年1月,安庆市警方接到群众报案称:“环球财富熊猫金元”投资平台涉嫌传销。警方调查发现,2016年开始,犯罪嫌疑人孙某保在安徽省合肥市租赁办公场所,以当地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载体,创立“环球财富熊猫金元”网络投资平台,拉拢他人搭建网站,以提供虚拟数字货币增值服务为幌子,制定相关投资档次、奖励方式、提现规定,进行网络传销。

  据安庆市公安局大观分局经侦大队办案民警周晓枫介绍,该团伙通过微信群分享网站链接发展会员,新会员注册要缴纳168元的入门费,且需要分享人确认,才能取得会员资格,会员分为“学员级”“专家级”到“至尊董事”“金钻董事”等8个级别,按照一定比例投资或发展下线后,网站根据级别,按1:1.07至1:3不等的比例,返还“熊猫种子”给会员,用于兑换“熊猫金元”。

  “熊猫金元”就是该平台主打的“虚拟数字货币”。新华社记者在一篇名为《环球财富熊猫金元十八个为什么》的宣传文章上看到,平台自称“熊猫金元”为“国币”,用“天河二号”计算机系统进行自动运算,“可能未来5年内一枚熊猫金元会突破1万元。”

  然而警方介绍,“熊猫金元”价格涨跌等后台数据均被孙某保等人操作控制。短短几年内,该平台在全国12个省市招募会员近2000人,累计涉案金额超过2亿元,除部分资金被用于返还投资人员所谓提成外,其余大部分资金均被孙某保转移或提现。

  目前,包括孙某保在内的8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移送起诉。

  安庆市公安局大观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周会表示,类似“熊猫金元”这样披着区块链、数字金融的外衣开展的网络传销近年来呈现高发态势,以“静态收益”(炒币升值获利)和“动态收益”(发展下线获利)为诱饵,吸引公众投入资金,并利诱投资人发展人员加入,不断扩充资金池,具有非法集资、传销、诈骗等违法行为特征,让人防不胜防。

  与此同时,不法分子打着虚拟币、区块链等时髦概念的旗号,使一些缺乏辨别能力的群众以为自己抓住了投资机遇,不法分子更在受害者“上套”之初,承诺惊人收益。“熊猫金元”一案中,就设计了直推奖、对碰奖、管理奖等多个所谓的“业绩奖励模式”,让人在一夜暴富的幻想中轻易上当,越陷越深。

  相关人士建议,及时调整传销和虚拟币非法交易的界定范围,适当加重“传销币”等网络传销犯罪的刑罚幅度,真正做到重罪重罚、轻罪轻罚,同时细化相关行政处罚条例,对未达到刑事处罚标准的网络传销人员进行惩治。网络信息时代在带来诸多发展机遇的同时,网络传销违法犯罪分子也趁机编起了故事,吸引对新经济、新概念一知半解的投资者跟风“入套”。尽管传销从线下搬到了线上,但收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这些本质特征没有变,社会公众在遇到所谓新型炒“币”炒“链”平台时,需要冷静下来、认真思考,对照这些特征仔细辨别,避免头脑一热就跳进陷阱。
各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