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冲突数十年的老题,拜登能解吗?

时间:2021年05月18日 08:38:36 中财网
  新一轮巴以冲突在外界没有明显预期的情况下突然爆发了,有分析认为,特朗普时期美国政府对内塔尼亚胡的偏袒为本轮冲突埋下了伏笔。美国现任总统拜登15日曾给巴以双方领导人通电话,但讲话内容也被质疑有“拉偏架”的嫌疑。那么问题来了,多任美国总统都未能找到正解的巴以冲突,拜登能解题吗?

  
  前朝种下“恶果”

  3年前开始,特朗普政府的“中东之棋”,为该地区延续已久的恩怨埋下更大隐患。

  2017年1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2018年5月以色列建国70周年之际,美国更是高调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

  自以色列1948年建国开始,历任美国总统均未承认过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特朗普政府的决定随即引发国际社会严重关切和普遍反对,各国均警告,此举可能引发“危险后果”,将破坏巴以和平进程,增加中东地区的不稳定性。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也拒绝与特朗普政府进行任何实质性的交往。

  为以色列选定“首都”一事闹得多方不愉快,2019年,一昧偏袒以色列的特朗普政府又为内塔尼亚胡送上两份大礼:2019年4月以色列第21届议会大选之际,特朗普政府“承认戈兰高地为以色列领土”;11月以色列第22届议会大选之际,特朗普又公开宣扬“不再视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违反国际法”。

  
  不愿失去盟友、一再满足以色列诉求的特朗普政府还没停手。2020年1月,又一份充满傲慢的所谓中东“世纪协议”诞生,再在本就难解的巴以矛盾上点了一把烈火。

  特朗普送出的这份长达50页的政治方案,绝大部分内容都撞在内塔尼亚胡心坎上,包括重申耶路撒冷为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承认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的主权、同意让巴勒斯坦控制领土范围扩大至西岸的70%,但必须满足条件,包括巴勒斯坦先实现“非军事化”,并要求巴勒斯坦放弃约旦河谷等重要地区等等。

  这份满是偏见的“中东和平新计划”随即引发阿拉伯世界唾弃。被激怒的巴勒斯坦也表达强烈抗议,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高调宣布,将断绝与以色列和美国一切关系,巴国内也爆发抗议活动声讨美国。

  一次次空头承诺后,美国时任政府酝酿已久的所谓“巴以和平计划”非但没有推动和谈进程,反让内塔尼亚胡有了更多行动的欲望,将巴以和平进程急速推向零和博弈的轨道中,也在中东地区中下了具有决定性的“恶果”。

  
  多任美国总统“屡战屡败”

  其实,在特朗普政府伸手将巴以这杆天秤拨到最大倾斜度前,瞄准中东棋局的美国历届政府,一直想要以“调停者”的身份在这一地缘政治中有着特殊意义的地区下注。

  老布什政府时期,国务聊贝克曾在15个月内八下中东,推动阿以和谈;克林顿8年任期间,曾24次会晤阿拉法特,2000年卸任前,他还在戴维营力促巴以和谈;而如果说克林顿政府至少在表面上一直努力扮演“中立调停者”的角色,此后的布什政府却被指责在一系列中东政策上公开站在以色列一方。

  2009年奥巴马执政后,逐渐对推动巴以和谈开始“用力”:赴中东之行会见阿巴斯敦促巴以重启面对面谈判、派国务卿克里多次飞往中东游说……然而,即使上任之初曾承诺要“以最大的耐心和献身精神”来寻求巴以和平共处的奥巴马,最后也仍在这一问题上收获寥寥。

  从以往看似中立的“调停者”,到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共谋者”,如今,这个烫手的山芋落到了拜登政府的手上。

  拜登能否“解题”?

  然而,此次新一轮冲突爆发后,美国总统拜登分别与以巴领导人通话,并派出高官在当地进行斡旋,冲突至今仍尚无缓和迹象,死伤人数仍持续上升。即使拜登告诉双方领导人,他仍然致力于为冲突找到一个建立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然而强调以色列“自卫权”并阻挠安理会通过谴责以色列的决议,全然暴露出美国政府背后的政治考量。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研究员马丁 因迪克分析称,尽管美国民主党的进步派基本盘要求拜登出手干预以解决以巴冲突,但拜登似乎决心避免被分散注意力,对于中东地区,他的基本目标是保持局势平静,以便可以在其他地方处理更重要的问题。

  
  有意见认为,拜登上台后,对巴以局势的关注似乎相对较少。对此,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中东室主任李伟健解释称,拜登上任之初,美国处于内忧外患状态,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内部方面,拜登需要控制疫情、恢复经济,还要处理特朗普在任期间遗留下来的党派上的纠纷。国际方面,伊核问题需要优先处理,但进度不容乐观。李伟健提到,今年6月伊朗大选之后将会出现很多变数,若在此之前美国无法解决伊核问题,则需要重新和伊朗领导人建立沟通,浪费很多劳力。所以拜登不会优先解决巴以争端。

  而巴以冲突问题能否在拜登任内得以解决?对此,李伟健认为可能性不大。他进一步表示,拜登不把巴以问题放在首要位置,是因为跟眼前的问题相比,巴以问题是长期问题,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特朗普把美国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这种激进对以政策,给巴以局势增加了新的不确定因素,也增加了拜登政府解决巴以问题的难度。

  
  至于美国有没有能力结束这一长期问题,李伟健提到两层面。第一个层面,巴以表层军事冲突是可以解决的。“美国说一句话,让以色列立即停火,是可以做到的”。长期交火也不符合以色列的利益,美国政府在适当的时候呼吁停火也是给以色列一个“台阶”。但另一层面,李伟健表示,在解决巴以领土、首都等历史遗留问题时,以色列也未必听美国的。虽然在满足以色列安全诉求的前提下,让巴勒斯坦建国是国际社会的主流想法,以色列对此也表示赞同。“但是巴勒斯坦建国之际领土有多少,首都在哪里”,在这种涉及到双方核心利益的问题上,还看不到解决的前景。“美国全力去做也做不到,就是因为做不到,所以美国才不会全力去做这个事请。”

  在采访中,李伟健还多次强调,解决巴以问题,需要利用国际社会的力量,让更多的国家参与到巴以问题里面去。只有建立一个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都能参与进来的机制,才能有希望解决巴以问题。
各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