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正式将华为和中兴列为“国家安全威胁”

时间:2020年07月01日 11:29:39 中财网
  当地时间6月30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布官方声明,正式将我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和中兴通讯认定为“国家安全威胁”。

  FCC主席阿吉特·帕伊声称,他们综合考虑了来自国会、行政部门、情报机构、通讯商和盟友们的意见,有“压倒性的证据”显示,华为和中兴对美国的5G未来构成了威胁。

  但他并没列出任何一条证据,基本上还是在“老调重弹”,即鼓吹华为和中兴公司同中国政界跟军方有着“密切联系”,还说按中国法律这两家公司“有义务”跟中国情报机构合作。

  然后他摆出一副爱国者的姿态宣称:“美国政府和FCC不能也不会允许中国方面利用通讯网络里的漏洞威胁到我们关键的通讯基础设施。”
  根据帕伊在社交媒体上补充的内容,这一决定意味着美国的通讯供应商将无法使用FCC通用服务基金83亿美元的补贴基金来购买华为和中兴的任何设备。

  

  帕伊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这一消息
  去年11月,FCC就以5票赞成、0票反对的投票结果,同意发布上述声明,将华为和中兴通讯列为“国家安全风险”。华为公司当时回应称,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认定华为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不仅违反了立法的正当程序原则,也涉嫌违法。禁止运营商购买华为设备,并不能真正改善美国的网络安全状况,敦促FCC及帕伊主席重新考虑此决定。

  一个月后,华为在新奥尔良第五巡回法院起诉FCC的有关决议。今年2月,华为、中兴又分别在文件中敦促FCC不要向他们强加国家安全风险标签。《纽约时报》称,6月30日的这份声明,是将华为、中兴正式列为“国家安全威胁”的“最后一步”。

  彭博社指出,受这一决定影响最大的将是美国的农村通讯供应商。以用户小于10万人的运营商为主的美国农村无线运营商协会(Rural Wireless Association)法律顾问班纳特就表示,他们的服务将受到影响,部分网络会被迫关闭,因为小运营商们没有足够的资金去更换、维修设备。

  据FCC估计,用着他们的补贴使用华为、中兴设备的农村运营商大概有三四十家,一次全面的“拆换”计划预计将耗资20亿美元,而农村运营商们从未收到足够的资金用以更换设备。他们希望在国会的拨款到位前,FCC能推迟“拆换”计划。

  而在去年11月的回应中,华为公司也指出,没有FCC的补贴资金的支持,许多偏远地区的美国运营商将无法继续获得有竞争力的华为产品和服务,无法继续为学校、医院、图书馆等公用设施提供可靠、高速的通信服务,美国电信设备市场(尤其是5G网络)的竞争将被弱化,普通消费者也将不得不为网络服务支付更高昂的代价。

  

  美国蒙大拿州某地的华为网络设备 图片来源:IC photo
  路透社指出,FCC对中国公司的态度正越来越强硬。

  去年5月,FCC否决了中国移动在美提供服务的权利。今年4月,FCC又说可能关闭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在美业务。

  不仅FCC,美国政府对中国通讯公司始终抱有强烈的敌意。

  仅就上月而言,先有司法部长巴尔喊话西方联手对抗华为,改用爱立信、诺基亚设备以阻碍华为发展;后有国防部起草了一份包括华为、海康威视等公司在内的清单,称他们由中国军队“拥有或控制”。

  24日,国务卿蓬佩奥甚至公然宣称:“全世界的公民都意识到中国政府的危险性,因此,全球大势对华为不利。”他说“华为与全球电信运营商的业务正在‘蒸发’,因为各国只采用受信任的5G网络。”而在一天后,《华尔街日报》还曝出美国打算让思科收购爱立信、诺基亚以对抗华为的想法。

  另外,美国自去年5月开始实施的,禁止美国企业使用“威胁国家安全的企业”制造的电信设备的行政令,至今都没有取消,甚至还延长了一年,而此举被广泛认为针对中国公司华为和中兴。

  尽管面临美国重重打压,但华为并没有就此屈服。今年5月,华为美国分公司首席安全官安迪·珀迪在回应美国商务部力图断供芯片时表示:“去年美国的‘实体清单’限制美国公司对华为出口,让华为损失了120亿美元,但华为依然渡过了难关,去年总收益还有增长。尽管我们不确定结果如何,但我们会挺过去的。”
  “那些想要通过打击我们来打击中国的人,可能没有冷静考虑过这对美国就业的潜在影响......虽然短期内我们会有损失,但最终我们会没事的。” (观.察.者.网)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