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第一操盘手”操盘路径曝光 凤形股份雪崩起底

时间:2018年07月13日 08:30:12 中财网


  今年1月31日,在基本面没有重大变化的情况下,凤形股份股价突然“闪崩”,随后更是连续6个“一”字跌停。这不但使投资者损失惨重,凤形股份非公开发行也因为股价倒挂于3月份批文到期后自动作废,拟募集资金收购雄伟精工的计划因此泡汤。

  对于这一离奇事件,近日有爆料人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出示了大量证据,指称凤形股份副董事长、总经理陈维新和前董秘邓明,为了确保凤形股份非公开发行顺利实施,涉嫌通过关联人账户提供多达1亿元资金,指使两名操盘手拉升凤形股份股价,不料最终股价崩盘。

  中国证券报记者拨通陈维新电话,在确认其身份后向其求证事情真伪。陈维新却转而表示,“电话打错了,我不是陈维新。”邓明则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我已经离开凤形股份,对这件事不是很清楚。”中国证券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操盘手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爆料人提供的证据指称,涉嫌拉升凤形股份股价的操盘手之一李卫卫,涉嫌同时操盘了华英农业金一文化长缆科技3只股票。在凤形股份股价“闪崩”同一天的同一时间段,上述3只股票应声“闪崩”,此后的股价走势也与凤形股份连续“一”字跌停的走势相似。

  今年1月31日,在基本面没有重大变化的情况下,凤形股份股价突然“闪崩”,随后更是连续6个“一”字跌停。这不但使投资者损失惨重,凤形股份非公开发行也因为股价倒挂于3月份批文到期后自动作废,拟募集资金收购雄伟精工的计划因此泡汤。

  对于这一离奇事件,近日有爆料人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出示了大量证据,指称凤形股份副董事长、总经理陈维新和前董秘邓明,为了确保凤形股份非公开发行顺利实施,涉嫌通过关联人账户提供多达1亿元资金,指使两名操盘手拉升凤形股份股价,不料最终股价崩盘。

  中国证券报记者拨通陈维新电话,在确认其身份后向其求证事情真伪。陈维新却转而表示,“电话打错了,我不是陈维新。”邓明则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我已经离开凤形股份,对这件事不是很清楚。”中国证券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操盘手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爆料人提供的证据指称,涉嫌拉升凤形股份股价的操盘手之一李卫卫,涉嫌同时操盘了华英农业金一文化长缆科技3只股票。在凤形股份股价“闪崩”同一天的同一时间段,上述3只股票应声“闪崩”,此后的股价走势也与凤形股份连续“一”字跌停的走势相似。

  连锁反应致股价“雪崩”
  1月31日,临近上午10点半,在基本面没有重大变化的情况下,凤形股份股价突然“闪崩”。在此之前的几分钟,华英农业金一文化股价也接连“闪崩”。3只股票在同一天的同一时段集体“闪崩”,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爆料人称,上述三只股票集体“闪崩”并非巧合,而是前一天大连电瓷跌停引发的连锁反应。

  1月30日,大连电瓷开盘后迅速跌停,原因在于有媒体曝光大连电瓷实控人之子朱一栋,与素有“华北第一操盘手”之称的李卫卫联合操纵大连电瓷股价。爆料人称,操纵大连电瓷和涉嫌拉升凤形股份的李卫卫系同一人。

  爆料人给中国证券报记者出示了账户信息、电话录音、微信聊天记录、现场照片等证据,指称李卫卫除了涉嫌拉升凤形股份的股价,还涉嫌同时操盘了华英农业金一文化两只股票。“由于李卫卫操盘这三只股票的账户用的很多是操盘大连电瓷的信托账户。大连电瓷跌停后,信托账户遭强平引发了连锁反应。”
  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对比股东信息,发现了大连电瓷凤形股份华英农业金一文化关联的蛛丝马迹。

  以凤形股份为例。从2017年年报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东来看,凤形股份大连电瓷重合的信托账户只有“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金谷·信惠132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但是,李明向中国证券报记者提供的凤形股份截至2017年12月29日的前100名股东名册却显示,“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峻茂15号单一资金信托”、“四川信托有限公司-四川信托·星光3号单一资金信托”等信托账户也出现在大连电瓷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截至9月30日的前100名股东名册则显示,上述三个信托账户在2017年四季度之前还未买入凤形股份

  爆料人指称,除了凤形股份华英农业金一文化,李卫卫还涉嫌同时操盘了长缆科技。不过,长缆科技1月31日并没有“闪崩”,而是2月1日尾盘才出现“闪崩”,此后的股价走势则与上述3只股票相似。

  股价“闪崩”,让配资公司以及背后的“金主”紧张起来。

  李刚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通常情况下,操盘手在以一定的杠杆比例向配资公司借入配资账户和资金时,需要先向配资账户打入一定的保证金。如果出现股价大幅下跌的情况,操盘手只要在跌破补仓线后及时追加保证金,配资账户的资金安全能够得到保障。

  但是,凤形股份华英农业金一文化长缆科技面临的是股价大幅拉升后突然“闪崩”的情况,跌停板上堆积了大量卖单,资金难以出逃,配资账户无法强平,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穿仓”。

  李刚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为了拯救这场即将到来的“雪崩”,为操盘凤形股份华英农业金一文化长缆科技提供资金的配资公司,以及背后的“金主”们1月31日紧急赶往李卫卫操盘上述4只股票的大本营上海商量对策,并一直持续到2月1日凌晨。

  爆料人给中国证券报记者提供的监控视频显示,2月1日凌晨1点,上海一家酒店的大堂仍然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张某某和李明等八九个人围坐在酒店大堂北侧茶座的一张桌子旁,时而眉头紧皱,时而仰面长叹,时而踱来踱去……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大约凌晨1:44,两位神秘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了监控画面上方,在与上述八九个人一桌之隔的地方坐了下来。通过仔细辨认发现,这两位男子与陈维新和邓明的体貌特征相符。

  中国证券报记者将爆料人提供的一张据称拍摄于当晚的陈维新的身份证照片与监控视频进行仔细对比,身份证照片的拍摄背景与茶座的桌布纹路吻合。在监控视频中,在张某某的引荐下,两名女子坐到陈维新、邓明对面,陈维新掏出一张形似身份证的卡片交由对面的女子进行拍照。

  中国证券报记者联系上邓明,向其求证“今年1月31日凤形股份股价闪崩后是否陪同陈维新去过上海”,邓明沉默片刻回复道,“我不是很清楚。”
  “拯救行动”功亏一篑
  爆料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陈维新、邓明连夜赶来,正是为进一步筹措资金,拯救凤形股份的股价。

  爆料人称,“当天晚上,大家商量的方案本来是先集中资金,把金一文化的跌停板撬开,然后再用减持金一文化的资金撬开凤形股份的跌停板。但这个方案没有达成一致,最后还是自己救自己。”
  从当时盘面的情况看,如果2月1日凤形股份以跌停开盘,股价将回落至40.81元/股。而1月31日跌停板上的挂单数量达10万手之多,粗略计算,撬开跌停板需要4亿元左右的资金。如果考虑到散户可能跟风买进的情况,也至少需要2亿元左右的资金。

  李明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由于情况紧急,配资公司当晚答应可以以1∶10的杠杆进行配资。这意味着,要撬开凤形股份的跌停板只要2000万元左右的保证金就基本够了。于是,陈维新、邓明开始连夜筹措这2000万元。”
  爆料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当晚张某某引荐过来的两名女子,正是为了给陈维新提供新的借款。他还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展示了一张签订于2月1日凌晨的借条照片,借款人为陈维新,担保人为邓明。双方约定:借款金额为1000万元。其中的500万元正是打入上文提及的与配资账户往来密切的田慎杰账户。借条上留有陈维新和邓明的签名,以及红手印。

  不过,2月1日开盘前,由于没有筹集到足够资金,陈维新、邓明知难而退,凤形股份“一”字跌停。随后的两个交易日,凤形股份又连续“一”字跌停。随后,凤形股份以子公司筹划签署合作协议事宜为由停牌,但复牌后又遭遇连续三个“一”字跌停,股价跌至24.1元/股。

  华英农业则两次停牌。股价“闪崩”后,华英农业从2月1日起以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为由停牌;2月22日复牌后连续收获两个“一”字跌停。2月26日,华英农业又以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为由停牌,3月26日复牌后,华英农业再次“一”字跌停。股价至今已距闪崩前腰斩。

  爆料人提供的证据材料显示,李卫卫曾尝试“拯救”过长缆科技金一文化

  其中,长缆科技2月1日“闪崩”后连续遭遇5个跌停,但2月5日一度打开跌停甚至翻红。经过挣扎后,尾盘还是被按在跌停板上。几段微信语音聊天记录了李卫卫在此过程中率领各方一起“拯救”长缆科技的过程,“抓紧撤单,抓紧撤单,今天撬板,我今天把板撬掉”“长缆,长缆,已经开板了”“抓紧撤,抓紧撤,我还要救大家”。

  金一文化的“拯救行动”则一度取得阶段性成功。2月1日,金一文化同样“一”字跌停,但已经筹集到了足够资金。爆料人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出示的一张据称拍摄于李卫卫个人电脑的Excel表格显示,为了“拯救”金一文化,9个账户仅保证金就筹集了1.24亿元,通过配资杠杆可以进一步放大到5亿多元。

  爆料人给中国证券报记者提供的拍摄于操盘现场的照片显示,2月2日,在李卫卫的坐镇下,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拯救行动”。当天,金一文化以跌停开盘,但下午开盘后不久,股价便直线拉升,走出“天地板”走势,最终大涨7.95%,成交额达6.96亿元。

  李刚回忆当天的情形时称,“本来说下午1:40撬板,结果在这之前就陆续有资金进场。本来需要两三个亿的资金才能撬开,结果只用了一个多亿就撬开了。李卫卫在这个圈子里的影响力和号召力确实挺大。”
  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金一文化见好就收,跌停板打开的第二个交易日就以筹划资产出售事项为由停牌,但2月26日复牌后便大跌8.47%。次日,金一文化又以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为由停牌,5月17日复牌后再跌9.75%,次日更是“一”字跌停,随后一路下跌。5月29日,金一文化因公司实际控制人部分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再次停牌。7月8日晚间,金一文化公告称,通过股权转让,公司实控人由钟葱变更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

  回过头来复盘,李刚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预感到股价要连续跌停的情况下,这样的拯救就是‘接飞刀’。李卫卫自己到底买了多少不知道,但他忽悠很多人提前买进去。这批人进去接盘损失同样惨重。”
  回到凤形股份,爆料人给中国证券报记者提供的另一段监控视频显示,在拯救无望后,陈维新、邓明曾与李卫卫和张某某出现在上海的一家咖啡馆商量过什么。最终,随着股价崩盘,凤形股份的定增事项由于股价严重倒挂,在今年3月批文到期后自动放弃。

  “拯救行动”功亏一篑
  爆料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陈维新、邓明连夜赶来,正是为进一步筹措资金,拯救凤形股份的股价。

  爆料人称,“当天晚上,大家商量的方案本来是先集中资金,把金一文化的跌停板撬开,然后再用减持金一文化的资金撬开凤形股份的跌停板。但这个方案没有达成一致,最后还是自己救自己。”

  从当时盘面的情况看,如果2月1日凤形股份以跌停开盘,股价将回落至40.81元/股。而1月31日跌停板上的挂单数量达10万手之多,粗略计算,撬开跌停板需要4亿元左右的资金。如果考虑到散户可能跟风买进的情况,也至少需要2亿元左右的资金。

  李明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由于情况紧急,配资公司当晚答应可以以1∶10的杠杆进行配资。这意味着,要撬开凤形股份的跌停板只要2000万元左右的保证金就基本够了。于是,陈维新、邓明开始连夜筹措这2000万元。”

  爆料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当晚张某某引荐过来的两名女子,正是为了给陈维新提供新的借款。他还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展示了一张签订于2月1日凌晨的借条照片,借款人为陈维新,担保人为邓明。双方约定:借款金额为1000万元。其中的500万元正是打入上文提及的与配资账户往来密切的田慎杰账户。借条上留有陈维新和邓明的签名,以及红手印。

  不过,2月1日开盘前,由于没有筹集到足够资金,陈维新、邓明知难而退,凤形股份“一”字跌停。随后的两个交易日,凤形股份又连续“一”字跌停。随后,凤形股份以子公司筹划签署合作协议事宜为由停牌,但复牌后又遭遇连续三个“一”字跌停,股价跌至24.1元/股。

  华英农业则两次停牌。股价“闪崩”后,华英农业从2月1日起以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为由停牌;2月22日复牌后连续收获两个“一”字跌停。2月26日,华英农业又以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为由停牌,3月26日复牌后,华英农业再次“一”字跌停。股价至今已距闪崩前腰斩。

  爆料人提供的证据材料显示,李卫卫曾尝试“拯救”过长缆科技金一文化

  其中,长缆科技2月1日“闪崩”后连续遭遇5个跌停,但2月5日一度打开跌停甚至翻红。经过挣扎后,尾盘还是被按在跌停板上。几段微信语音聊天记录了李卫卫在此过程中率领各方一起“拯救”长缆科技的过程,“抓紧撤单,抓紧撤单,今天撬板,我今天把板撬掉”“长缆,长缆,已经开板了”“抓紧撤,抓紧撤,我还要救大家”。

  金一文化的“拯救行动”则一度取得阶段性成功。2月1日,金一文化同样“一”字跌停,但已经筹集到了足够资金。爆料人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出示的一张据称拍摄于李卫卫个人电脑的Excel表格显示,为了“拯救”金一文化,9个账户仅保证金就筹集了1.24亿元,通过配资杠杆可以进一步放大到5亿多元。

  爆料人给中国证券报记者提供的拍摄于操盘现场的照片显示,2月2日,在李卫卫的坐镇下,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拯救行动”。当天,金一文化以跌停开盘,但下午开盘后不久,股价便直线拉升,走出“天地板”走势,最终大涨7.95%,成交额达6.96亿元。

  李刚回忆当天的情形时称,“本来说下午1:40撬板,结果在这之前就陆续有资金进场。本来需要两三个亿的资金才能撬开,结果只用了一个多亿就撬开了。李卫卫在这个圈子里的影响力和号召力确实挺大。”

  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金一文化见好就收,跌停板打开的第二个交易日就以筹划资产出售事项为由停牌,但2月26日复牌后便大跌8.47%。次日,金一文化又以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为由停牌,5月17日复牌后再跌9.75%,次日更是“一”字跌停,随后一路下跌。5月29日,金一文化因公司实际控制人部分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再次停牌。7月8日晚间,金一文化公告称,通过股权转让,公司实控人由钟葱变更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

  回过头来复盘,李刚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预感到股价要连续跌停的情况下,这样的拯救就是‘接飞刀’。李卫卫自己到底买了多少不知道,但他忽悠很多人提前买进去。这批人进去接盘损失同样惨重。”

  回到凤形股份,爆料人给中国证券报记者提供的另一段监控视频显示,在拯救无望后,陈维新、邓明曾与李卫卫和张某某出现在上海的一家咖啡馆商量过什么。最终,随着股价崩盘,凤形股份的定增事项由于股价严重倒挂,在今年3月批文到期后自动放弃。
□ .任.明.杰  .中.国.证.券.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