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水基金在欺诈?深扒全球对冲基金的几大痛点

时间:2017年10月13日 14:36:31 中财网
  上周,《格兰特利率观察者》的作者吉姆·格兰特(Jim Grant)首次向外界暗示,全球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亿万富翁雷伊·达里奥(Ray Dalio)名下的桥水基金(Bridgewater)并非像外界描述的那样风光十足。按照格兰特的观点,这家拥有160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其一半左右的资产处于全球最大的风险中。

  上周,在接受彭博社的采访时吉姆·格兰特表示,自己“看空”桥水基金,原因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雷伊·达里奥开始“不太专注于投资业务,而该公司内部也缺乏透明度,并且产生的投资回报也显得平淡无奇。”

  格兰特抨击了雷伊·达里奥从投资者向市场营销者转变的行为,并对这家全球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给予了长达5页纸的批评。格兰特表示,达里奥现在开始全神贯注于自己的新书出版,坐在媒体的镜头前接受采访,并热衷于发送推文。

  格兰特表示:“达里奥的所作所为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与投资无关。他只是忙于发推文,推销自己的新书,攻击媒体,其余的一切则都抛在九霄云外。显然,他所做的一切都跟他自己肩负的工作内容格格不入。”

  格兰特还指出,桥水基金“近来的表现与其他传统对冲基金的表现并无二致”。格兰特的观点是正确的,自2012年以来,桥水基金旗下Pure Alpha II基金的年化收益率仅为2.5%,而其历史平均水平则在12%左右。从今年年初至今年7月份,该基金的收益率已经下跌了2.8%。

  对于这种表现不佳,格兰特认为可以给出的原因是:这位多才多艺的亿万富翁一直在忙于民粹主义的崛起,以及如何增加自己对中国(投资者)的吸引力等等方面。“这些琐事分散了他赚钱的精力。”

  然而,格兰特和他的同事在对桥水基金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后,又发现了很多的问题点。他们含蓄地指责这家全球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存在擦边球的违法行为和欺诈行为。以下就是格兰特和他的同事给出的一些令人感到不安的问题点:
  桥水基金直接借款给自己的审计机构毕马威,而毕马威对此的回应是“这些借款关系并不重要,也不会影响毕马威在审计桥水基金财务报表时所秉持的客观公正的判断立场。”

  大约有91名桥水基金的前员工目前在其托管银行——纽约银行工作。

  在桥水基金公司的33支基金中,只有两支基金与主要经纪商存在关联。这两支基金分别为Bridgewater Equity Fund, LLC 公司和Bridgewater Event Risk Fund I, Ltd。公司,而它们99%的投资者都来自桥水基金的员工。

  对所有权透明性的担忧:“该基金旗下两家实体——Bridgewater Associates Intermediate Holdings, L.P。公司和Bridgewater Associates Holdings, Inc。公司——持有桥水基金75%以上的股权。”

  而最严重的问题可能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是否与桥水基金沆瀣一气?

  格兰特的同事曾就桥水基金“提供管理费用计划”的合规性问题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征求意见。但该委员会给出的答复却是“拒绝评论”。

  以下是研究者给出的一些惊人的记录内容:
  雷伊·达里奥善于在幕后搞定一切。在1982年出版的《华尔街周刊》上,他预测美国股市不会是规模巨大的牛市,而是一场新的股灾(这一错误的投资观点几乎让当时的桥水基金破产)。在1992年出版的《巴伦周刊》上,达里奥撰文表示,美国经济陷入了萧条,并且很难摆脱困境。

  《纽约时报》最近正在撰写一篇关于桥水基金的报道,该报依据《德州信息公开法案》向桥水基金提出一项要求,希望了解这家对冲基金不愿意披露的部分信息细节内容。而桥水基金的首席财务官内拉·多米尼克(Nella Domenici)则在一份表达反对意见的声明书中表示:“这些文件包含私人的、有价值的、敏感的商业秘密。如果披露这些信息,将会对桥水基金在市场上的竞争能力产生显著的危害。”而内拉·多米尼克担心的这些信息,则包括桥水基金的“费用结构、债务结构、法律风险敞口、关联方信息,与现有融资相关的非公开信息等等。”

  为什么全球规模最大,业绩表现最成功,并且由全球排名第54位的超级富豪直接领导的对冲基金,却还存在一个“债务结构”问题?

  有专业人士在阅读这份反对声明书的内容后表示:“这是非常令人费解但又感觉莫名其妙的情况。桥水基金可能从公共实体那里募集了大量资金。这里有一个隐含性的假设——资本市场的‘阳光’规则适用于大量的公共关系,但却不适合于桥水基金。”

  桥水基金外部审计单位可能与该基金之间存在潜在利益冲突:
  桥水基金的“关联方信息”表中记录了一条信息,该基金存在向其外部审计单位毕马威提供资金的事实。或者更确切地说,拥有超过桥水基金10%股权的公司所有者也是毕马威公司的债权人。这似乎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相关的规则要求不符,该规则禁止审计单位从客户手中借款。但从目前来看,证券交易委员会制定的法规似乎并不适用于桥水基金和毕马威之间。

  桥水基金与自己的托管银行之间存在潜在的利益冲突:
  投资者可能会从一个事实中得到些许安慰:桥水基金的托管人是全球最大的托管银行——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rp .)。但事实上,在这家银行负责桥水基金业务的员工中,有很多都是该基金公司的前员工。2011年12月份,桥水基金与纽约梅隆银行签署了一项托管协议。此时,桥水基金解雇了91名后台服务员工,而这家银行却同时雇用了91名激进透明的从业人员,并由他们来负责桥水基金的托管合同。

  缺乏完整的主要经纪商:
  主要经纪商能够提供多种有益的对冲基金服务。作为一个中央结算机构,投资者可以通过他们来结算交易(通过减少净头寸的方式来减少抵押品需求)。他们借出证券,让客户卖空,提供保证金债务。这些经纪商赚取了各种各样的费用,包括那些由重新抵押投资组合所产生的费用。长线对冲基金或无杠杆对冲基金几乎不需要这样的中间商,但桥水基金旗下的基金类型与这些描述几乎都无法匹配。

  桥水基金的费用结构与美国证券委员会之间存在潜在的利益冲突:
  在美国国内,任何注册登记的投资咨询机构都有按年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书面文件的义务。这份书面文件中有记录在案的管理费用,以及其他经营事实和数字。证券交易委员会对文件中费用部分的说明非常简单明了:“描述你是如何补偿你的咨询服务的。”也就是说,投资咨询机构需要提供资金的管理费用情况表,披露自己收取的管理费用是否允许协商。拿另外一家对冲基金Renaissance Technologies, LLC公司来说,它并不像桥水基金那样遮遮掩掩,而是欢迎外界监督并遵守相关规定。另外一家风险等级相同的竞争对手——AQR资本管理公司也同样秉持透明态度。

  对桥水基金本土技术的奇怪抱怨:
  为了取信员工在GlassDoor.com网站上的大量评论,达里奥应该更加关心公司在技术方向衰落的问题——这也是他个人造成的问题。在上述网站上有大量关于桥水基金的评论观点。当然,这里有部分奇特文化下的反对声音,也有不乏热爱的声音。但有一个长期持续不断的抱怨是:桥水基金的IT条件非常糟糕。比如有一个从2017年3月19日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的抱怨称:“如果你是工程师或技术专家,在这里工作将会给你的学习过程带来负面影响。在这里工作,你感觉就像在一个平行维度世界里漫步。这里没有任何开放资源,Excel表格和设计糟糕的家庭软件,就是你解决所有问题的唯一方案。”

  鉴于以上问题,人们想到的一种可能:桥水基金是否将会走向日暮西山,风光不再的结局?如果这种可能转变为现实,那么对达里奥的清算之日是否也会到来呢?
  .凤.凰.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